<object id="44gie"></object><option id="44gie"></option>
<span id="44gie"><em id="44gie"></em></span>
<span id="44gie"><em id="44gie"></em></span>
<rp id="44gie"><font id="44gie"><menuitem id="44gie"></menuitem></font></rp>
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www.ugg-onsales.org

重元之乱

时间:2020-04-05 15:51:53 来源: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:
  耶律重元是辽圣宗次子,兴宗同母弟。清宁九年(1063)七月,重元父子发动叛乱,重元自立为皇帝,并派兵进攻道宗行宫。由于南院枢密使耶律仁、耶律乙辛等率宿卫士卒反击,政变被粉碎。重元被迫自杀。
  
  兴宗重臣
  
  兴宗即位初期,法天太后专政,曾谋废兴宗而立重元。重元因向兴宗揭露这一阴谋,获得信任。兴宗并因此得以采取果断措施,一举夺回政权。兴宗亲政后,封重元为“皇太弟”,对他恩宠无比。一次在酒席宴上,兴宗竟微带醉意地许诺,待“千秋万岁”之后就将皇位传给他。从此以后,重元更加骄纵不法,兴宗对此也并无反感。一日,兴宗与重元进行“双陆”博戏。兴宗和重元都以居民城邑为赌注。
  
  兴宗手气不佳,连输数城,一旁观战的满朝文武,对这场荒唐的赌博都无可奈何,他们都害怕得罪这位皇太弟。后来,当赌局又要重开时,一个机智的小人物——伶官罗衣轻上前把兴宗制止了,他装腔作势地喝道:“双陆休痴,和你都输去也!”他是提醒兴宗,如果再这样如醉如痴地赌下去,保不准连皇位都得输掉。这时,兴宗才如梦初醒,结束了这场荒唐的游戏。
  
  兴宗对重元虽然格外恩宠,但却并没有正式确立他为皇位继承人。这主要是因为他自己有儿子,他要将皇位传给儿子,但是,如果其母法天太后在皇位继承问题上不是多次试图施加影响,以致促使他产生逆反心理,传位重元也并非完全不可能。兴宗是受汉文化教养成长起来的封建帝王,自然会有传子思想。他为抵制重元,极力提高和加强其子洪基的地位,直至重熙二十四年(1055)当他寿终正寝时,洪基得以奉遗诏顺利继位。道宗洪基即位仅两天,就下诏以从前的皇太弟为“皇太叔”。
  
  未立太子,先立“太叔”,这也是中国封建王朝史上绝无先例的。重元并没有打消有朝一日自己南面称孤的念头,他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。反叛亡身
  
  清宁七年(1061),重元之子涅鲁古奉调回朝知南院枢密使事,于是他立即抓紧时机鼓动其父重元造反,他向重元献计:诈称患病,待道宗前来探视时,则可抓住机会行弑。但重元当时顾虑尚多,所以未采取这项计谋。九年(1063)七月,重元父子终于等来了一个更方便的时机:道宗要到太子山行猎。重元父子获悉这一消息后,当即就进行了谋反的部署。但是,这一阴谋尚未付诸实施就被敦睦宫使耶律良发现了。他未敢直接向道宗奏报,因为他知道皇帝对重元父子正深信不疑呢。他首先向皇太后秘密报告了此事。太后对此事极为重视,怕走露了风声,坏了大事,于是假称自己生病,召道宗前来探视。这样,她才有机会将这一消息告知道宗。道宗乍一听说,根本不相信会有这等事,怀疑耶律良奏报不实。太后劝他说:“此社稷大事,宜早为计。”但他想不通,如此受他尊宠的皇太叔怎么会与他刀兵相见。他甚至怀疑耶律良是有意要离间他们叔侄之间的骨肉之情。耶律良焦急万分,但毫无办法,他只好在道宗面前发誓,以性命担保自己所言非妄,他劝道宗及早设防,以免坠入重元父子的诡计之中。同时他还建议设计进行验证:召涅鲁古前来,如其不应召,即“可卜其事”。于是,道宗根据这一建议,派使者前往,结果当即被涅鲁古拘禁于帐下,并欲加害。幸好契丹人随身都佩带着割肉用的餐具刀,该使者趁看守不备,割断捆绳得以逃出。及至使者赶回行宫奏报了全部经过,道宗对耶律良的情报始确信不疑。这时,他赶忙召来南院枢密使耶律仁先,告以情况
  
  紧急,命其设法捕贼。仁先接受命令,嘱咐道宗
  
  要谨防敌人来袭,随后,刚要翻身上马,重元即已前来进犯行帐了。
  
  耶律道宗在这突如其来的危急情况面前六神无主了,打算逃往北、南大王院,仁先以为不妥,他认为皇帝此时若舍弃扈从,叛乱分子必尾随其后,这样,很可能就坠入他们的掌握之中了。而且“南、北大王心未可知”,投奔他们,亦未必靠得住。仁先这种担心并非没有根据。这是一次空前严重的危机,跟随重元父子一同谋叛的达官贵人大有人在,其余未反者亦多居心叵测。但是,有数千人之多的宿卫士卒并未发生动摇,他们在许王仁先、知北院枢密使事赵王耶律乙辛、南府宰相萧唐古、北院枢密使事萧韩家奴、北院枢密副使萧惟信及敦睦宫使耶律良等率领下,奋力抵御叛军的进犯。叛军数量虽然不算少,但多是些乌合之众,其中有不少是被重元诱骗来的奚族猎夫,萧韩家奴为使他们了解事实真相,不顾个人安危,只身来到阵前对这些奚人说:“汝曹去顺效逆,徒取族灭。何若悔过,转祸为福!”这些受蒙蔽的猎夫听到这番话之后,很快都放下了武器。这时,叛乱头子涅鲁古急了,立刻跃马前来向朝廷方面挑战,企图稳住叛军的阵脚,结果当即为渤海近侍详稳耶律阿思及护卫苏所射杀。算起来,前后只经过一天多的时间,叛乱即被平定,逆党皆遭族诛。首恶分子重元亡入大漠,走投无路,自杀身亡。临死前他哀叹说:“涅鲁古使我至此!”
相关文章推荐: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